<span id='au0zh'></span>

      <acronym id='au0zh'><em id='au0zh'></em><td id='au0zh'><div id='au0zh'></div></td></acronym><address id='au0zh'><big id='au0zh'><big id='au0zh'></big><legend id='au0zh'></legend></big></address>

    1. <tr id='au0zh'><strong id='au0zh'></strong><small id='au0zh'></small><button id='au0zh'></button><li id='au0zh'><noscript id='au0zh'><big id='au0zh'></big><dt id='au0zh'></dt></noscript></li></tr><ol id='au0zh'><table id='au0zh'><blockquote id='au0zh'><tbody id='au0zh'></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au0zh'></u><kbd id='au0zh'><kbd id='au0zh'></kbd></kbd>
    2. <dl id='au0zh'></dl>
        <i id='au0zh'><div id='au0zh'><ins id='au0zh'></ins></div></i>

          <code id='au0zh'><strong id='au0zh'></strong></code>
          <i id='au0zh'></i>
          <fieldset id='au0zh'></fieldset>
          <ins id='au0zh'></ins>

          多位代表委員共話“科技體制改革”“完善科技創新體系”

          • 时间:
          • 浏览:56

            全面深化科技體制改革,有利於提升創新體系效能,激發創新活力。出席2020年全國兩會的代表委員們,圍繞科技體制改革、完善科技創新體系等方面,紛紛提出意見建議。全國政協常委、中國科學院院士劉忠范建議明確新型研發機構定位,破解科技經濟“兩張皮”難題;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院士趙宇亮建議設立聚焦科技創新鏈的國傢研發機構;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院士葛均波呼籲莫讓學術淪為功利之奴;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院士李燦希望國傢重點項目攻關能夠最大程度地避免惡性競爭;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程院院士曹雪濤建議引導高校堅定特色、保持“定力”,避免走入“唯排名論”的誤區。

            劉忠范:明確新型研發機構定位,破解科技經濟“兩張皮”難題

            新型研發機構有別於高校和現有科研院所,也有別於企業研發機構,不應定位於從0到1的原創性基礎研究,要高度重視體制機制創新,用新思維引領新型研發機構建設。

            建議推動建立聚焦科技創新需求的新型研發機構,從事科研、技術創新和研發服務,融通科技與經濟兩大板塊,破解我國現存的科技與經濟“兩張皮”難題,打造產業核心競爭力。

            “十四五”期間,應由政府主導,選擇典型高新技術領域,整合高校和科研院所科技創新資源,吸納企業和社會資本參與,建設若幹以“政產學研”協同創新機制探索為主要目的的新型研發機構。新型研發機構中,政府投資和社會資本應有機融合,共同發力。

            在新型研發機構內推進“研發代工”模式的產學研協同創新,開展“一對一”定制化研發服務,提高可持續發展能力。配套政策方面,要最大限度地釋放政策紅利,吸引企業和廣大科技人員參與到新型研發機構建設和運行實踐中,盡早探索出一條可復制可推廣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產學研協同創新模式。

            趙宇亮:設立聚焦科技創新鏈的國傢研發機構

            中國科技創新能力缺乏,很多人就覺得是中國科學傢不行,抱怨他們隻會發文章,這是認知偏差。

            科技創新分為科學發現和技術創新。科學發現是科技創新鏈1~3級基礎研究的事情。科學傢是做學術的,這是創新的基礎,科學傢的責任是科學發現,包括提出新問題、設計新實驗、探索新現象、發現新規律、揭示新原理、建立新方法、提出新理論。而技術或產品創新屬於科技創新鏈4~6級的事情,需要工程師和科學傢合作完成。科技創年輕人電影免費新鏈7~9級是產品和商品,是企業和產業的事情。

            目前中國企業還沒有能力從科學原理出發去研發新技術、新產品,還沒有能力把科學發現的新原理和新技術迅速應用到新技術和新產品開發中,去搶占世界技術和市場的制高點。

            應該以新型舉國科技體制為牽引,盡快設立聚焦科技創新鏈4~6級的成建制國傢第七影院研發機構,高質量高強度地把科學傢們的基礎科學發現,高速度地轉移轉化成最終市場歡迎的新技術和新產品。

            葛均波:莫讓學術淪為功利之奴

            我國亟須針對醫學論文販賣現象進行嚴厲的打擊,營造正確嚴謹的學術環境和人才評價機制,促進我國醫療事業和醫療人才培養的良性發展,也為優秀的醫學科研工作者正名。

            對醫務人員采取分類管理的職稱與薪酬制度。綜合考慮其學歷、工齡長短、臨床能力以及教學、科研獲獎、大眾科普等相關情況合理評價,破除“以論文論英雄”的評價機制,防止他們迫於職稱晉升、業績提升等壓力買論文。

            另外,對大學、研究機構、高等級醫院中有研究能力的醫生,理論在線可以采取目前的管理制度,側重學術創造力(學術成果數量和質量)、學術影響力等評價指標。對於其他的臨床醫生,則應側重工作及效果,公共服務能力和態度,綜合素質,下屬、同行或學生評價情況等的評價指標體系。

            應加強對現有的已經初步具備一定學術影響力的科技期刊進行全面支持,包括資金、人員編制、出版政策等方面,重獎在國內科技期刊發表的優秀成果。通過法律手段和征信系統嚴懲槍手公司、網站以及購買醫學論文的醫務人員。

            李燦:希望“誰能幹就讓誰幹”能早日落實

            事實上,這些年國傢一直在強調重視基礎研究、應用基礎研究。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新的關註點,是引導企業增加研發投入,以及發展社會研發機構,這兩方面是相互呼應的。應該看到對於基礎研究的投入,除瞭需要國傢機構的支持,社會上很多民間資本,比如一些民營企業,它們也是一股互補力量。特別是這些年,民間力量開始增加科研投入,成立一些研發機構,這是很好的趨勢,應該得到國傢的鼓勵。

            在國傢重點項目攻關領域,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誰能幹就讓誰幹”,這一點如果能早日落實,對國傢的基礎研究是一件極大的好事。一定要避免國傢重點項目一窩蜂亂搶的現象,很多團隊是為瞭拿項目而拼命公關,一旦拿下,能不能做好,反而變得不那麼重要瞭。一開始沒有把好關,沒有金剛鉆的卻能攬上瓷器活,再加上過程又缺乏監督,導致項目最後並沒有真正好的進展,損失的還是國傢。

            希望國傢重點項目攻關能夠最大程度地避免惡性競爭,真正做到能者居之,並基於科學誠信,給予可持續支持,直到完成攻關。

            曹雪濤:大學評價避免走入“唯排名論”誤區

            當下,國內外很多大學評價體系或“排行榜”被廣泛地傳播和參考,社會關註較高。但是,這些評價體系是否科學、評價結果是否可信,也引發瞭一些爭議。應通過優化評價體系,從引導高等教育註重內涵、特色、質量的角度出發,促進大學的“健康”可持續發展,“以評促建”。

            如何優化提升評價體系、引導高校實現高質量內涵式特色化發展,首先要建立健全分類別、分領域、分學科的評價機制,減少綜合性、排名性評價,引導各高校對自身改革發展的成效和不足有準確的認識。

            其次,在評價體系的構建中,要堅持“質量”和“貢獻”的導向,註重對成果創新質量、實際貢獻以及長期社會影響的考量。要把培養人作為衡量高校辦學質量的核心標準,充分體現人才培養質量在指標體系中的重要性。

            同時,還要綜合考慮辦學類型、發展定位、學科優勢、所在地域、所屬行業等“特色”因素,構建開放靈活的評價機制,在評價中註重引導學校特色化發展。要理性看待、合理運用評價結果,引導高校堅定特色、保持“定力”,避免走入“唯排名論”的誤區。”